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关于草图的后语前言

2014.12.22 | ,
DR设计与研究 DR设计与研究

作者:张男
原文链接

    之前,我们发布过了一篇由建筑师张男所写的《草图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受到了不少读者的喜爱。

画草图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


    今天,我们推荐张男的另一篇文章,循着草图的思路,他结合当前建筑设计手段放更新发展进行了更多思考。虽然没有上次众多的图片,但值得在大量视觉冲击之后回到理性的理解。


    今天这个时代,还大谈建筑草图,就跟承认自己落伍差不多。之所以要写点什么,是想循着草图的思路,联想到当前建筑设计手段的更新发展,聊些感慨,聊些疑惑。既然关于草图的文字已不时鲜,算是前言,而这时下所感,则是后语。

前言奢谈草图

是工具还是艺术品?

    在我看来,建筑草图是一种工具,原本并不是用于展示的。不论在使用过后草草揉成一团扔掉,还是被珍重地收藏起来。草图的作用,就是快速地帮助建筑师思考、比较和判断,具有明显的时效性和过程性。这也是草图与各种正式效果图之间的区别。当然某些绘制精良的表现性草图已经可以作为最终成果直接提交给业主,只是由于徒手绘制,才仍旧还被称作草图。

    很多学界前辈的草图非常细腻精美,堪称艺术品,就技巧而言我辈实难望其项背。如天津大学黄为隽教授的铅笔草图造诣精深,他的手稿复印件多年来都是建筑系学生们争抢的指南,他在《建筑设计草图与手法》一书中总结草图的三个要素是准确性、生动性和概括性,非常精辟。我理解这主要是针对建筑形体已经推敲到一定程度的写实性草图而言。

黄为隽教授的铅笔草图  还有不少大师的草图更偏重于概念,意在全局而非细节,常常是只有寥寥数笔,以至于有些图面尚能看出大致的脉络,另外一些则感觉其意识似已全然游走在线条之外,如果没有更多的相关资料来参照,他人恐怕难知就里。大概这样的草图最适合捕捉稍纵即逝的灵感,也最能够体现思考过程的不确定性吧。

那还是不是草图?

个人电脑时代的建筑设计已经开始显示出近乎无限的可能性。运用某些新软件,可以轻易构建出目前技术水平根本无法实际建造的、复杂梦幻的、无视物理逻辑的,但却是三维度的各种空间形态。换句话说,只有人类想不到的,没有电脑无法创造的。计算机技术是不是已经威胁到了人类的思维模式? 业界常用的Sketch Up是一个有意思的程序,其三维(其实是四维,因为你永远会用鼠标在屏幕上将已成型的体块拖过来拽过去。你的手不停移动,犹如身体不停地在行走、穿越、或飞翔)呈现形体的优势是十分明显的。与其说这种软件极大地提高了设计师在方案构思阶段的工作方式和效率,不如说它给了设计者一个机会,即能够完整地检查一栋预想中的房子的所有角度,包括看到更多的缺陷和不理想的角落而这些都是二维纸面效果图的盲点。  Sketch Up的语义就是草图,就像铺天盖地的教程也无不冠以建筑草图大师&之类充满暗示的书名一样,这个程序不仅完美地呈现透视关系,甚至可以模拟徒手绘制的特点,比如线条的断续感以及交叉点的顿挫,这使我们怀疑,纸面的徒手草图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它的使命终结了吗?  网页设计、插图绘制等行业,早已有人只用手写笔在绘图板上来工作,可以轻易调用显卡可以辨认的几百万种颜色,以及上百种笔头的形状和压力特性等等。建筑师构思方案时,也会越来越多地只用作在液晶屏上点点戳戳、涂涂抹抹,行云流水一般,指端流泻出亦真亦幻的世界唯一的疑惑是,那还是不是草图&?

只能帮助而不能代替思考

我的草图严格地说还不算是草图,因为看上去总有被过度修剪枝蔓的痕迹。曾有一位朋友不客气地指出,我的草图其实是一种表现,并不能够帮助构思,或者说不够概念,不够草。我至今感激有人能指出这一点,使我从对图面效果的沾沾自喜中醒悟过来,时刻提醒自己草图能够做什么和不能够做什么,即对一种工具的局限性保持清醒的意识。



张男绘 安西锁阳城遗址博物馆 作为表现图的草图 

草图是一种工具,它只能帮助而不能代替思考。从这个角度看,哪怕是折纸条、搭木棍,称之为草图也无妨。没必要太在意使用什么样的工具,关键是这张图(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是否有助于将断续零散的思绪的片段连缀成型,是否能快速地描摹出瞬间感知到的意象,进而是否有助于分析和做出判断。至于是不是草图,无关紧要吧。

张男绘 蓬莱古船遗址博物馆 屋面构造设计草图

蓬莱古船遗址博物馆  

我的导师崔恺的初始概念草图,常常成为我的这些不太草的草图的方向标。事实上我曾就出这样一本书的设想求教于崔总,他当时的态度也使我十分警醒。虽然他觉得出书本身是一件好事,但却不希望纠结于技法而忘记了设计原本是为了什么,设计的思想才是值得拿出来与同行交流的东西。这也是我后来最关心的问题:重点还是谈设计,而且是大家一块儿来谈,只是借助于草图这个平台,这样的讨论才有思考的乐趣。

中间建筑B区-艺术家工坊 设计草图 绘于乘飞机时的垃圾纸袋上

中间建筑B区-艺术家工坊 设计草图

中间建筑B区-艺术家工坊

后语越过草图时代

数字化会改变什么?

一头撞进数字时代的建筑设计行业,各种辅助设计软件应运而生,轮番登场亮相:早期的3DS和RenderStar估计没几个人记得了,继3D Studio MAX和Mays被有意无意地甩给专业的效果图公司之后,领业界风骚数年的Sketch Up 也开始显示其疲态,逐渐暴露出它应对新的曲面造型审美趋向的力不从心;随后Rhino携Grasshopper高调登场,迅速挤占方案和设计前期环节的制高点;今天是Revit和ArchiCAD较着劲瞄准了施工图设计的巨大市场。  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设计软件确实为建筑师拉开了走向新形式美学的巨大帷幕。新的数字工具时代出现了,当马上就要跨出校门的建筑院校学生们已经开始在参数化、非线性、算法生成设计等簇新的数字技术语境中畅快游走的时候,从业有年的我的感觉,已经不仅是措手不及的忙乱,干脆就是底气不足的惶惑了。随之而来的疑惑是,如同当年PC机的出现促使一批趴在图板上的技术前辈们纷纷退居后场一样,BIM技术平台的迫近会不会又一次构成威胁职业规划的狂潮?  

答案是一定的。新的技术革命从来都会跟随着原有劳动力价值实现的隐忧。  

拿即将竣工的上海大厦项目为例,这个第一高层项目率先从理论跨进实践,以高效率的全专业和全环节的协同设计证明了在这样的二维图元难以呈现的复杂异态的建筑中应用参数化技术的必然性和必要性,但在一片叫好声背后,还有一些声音不能忽视。首先,基于BIM平台的全专业三维协同设计使多年习惯于二维制图的工程师们倍感苦恼;然后是行业标准的跟进,目前图纸审核还是基于二维介质的,将来需要逐渐过渡到纯三维模型数据文件的存储备档,直至审查。假如那一天到来,审查者是不是要担心自己能否读懂文件了?!再进一步,当建筑最终需要由计算机控制的自动机械装置根据数字模型转化的操作指令来建造时,大量雍余的手工劳动者会引发什么样的社会问题?


Pike Loop,数字模型瑞士建筑师Gramazio 设计的作品  

瑞士建筑师Gramazio 在纽约Storefront for Art andArchitecture 艺廊的展览项目,由程序控制的机械臂正在将一块块砖搭接成曲面墙体,这一过程完全由电脑到电脑,指令是通过数据传递,既没有图纸,也没有工人。这个小小的实验性项目同时向人们展示了某种可能性和某种不可能性,有着生物体般完美身段的砖墙缝隙里似乎隐藏着可怕的预言:人,永远不可能做到这样精确。

Pike Loop的施工过程

参数化与思维的过程

严格地说,参数化设计是数字技术的一种高级应用状态。现代建筑业离不开计算机技术的支撑。那么建筑设计的创作环节呢?让我们把逐渐扯远的话题再拉回来,当越来越多的软件可以帮助设计者快速看到虚拟但真实的模型时,有一个之前问过多次的问题又出现了草图终于要过时了吗? 答案是不一定。我们需要先拿目前最典型常见的软件作一点分析,按照模型的构建特点将其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类型即早期的3DS MAX或是Sketch Up,其使用特征都是设计者预先设定空间形态,然后利用程序中的各种工具将该结果呈现出来。工作基础一般是以CAD绘制出的二维平面,再给定第三维信息完成模型构建。当然Sketch Up会简化这一过程,更方便手工的拖拽动作,但其本质特点是稳定不变的,即预知结果,使用软件的目的是进行模拟真实,进而观察或表现。想象一下奥运开幕式的焰火模拟演示,这些软件与其说提高了建筑师的设计效率和准确性,不如说是提高了建筑行业的社会认知度。而目前Rhino加Grasshopper的组合则可称为第二类,它们确实拓展了建筑师的思维视野。这种软件的工作特点是预先大致确定形态发展的方向,比如一个复杂曲面的走势,然后设计出基本公式,利用参数可变性对计算的过程不断进行调整。公式可以层叠嵌套,参数也可以任意组合,因此其互动作用的综合结果即复杂样态的涌现&总是不可预知的。这种不确定性大概也是最具诱惑力的部分,即建筑师也在兴奋地期待。但这是不是也是最危险的部分?建筑师等待的其实是计算机在严密的公式下对大量给定数据精确处理的结果,建筑师不是在设计而是在计算&吗? 但是慢着,什么是其中最关键的环节呢?透过繁杂的操作过程的表象可以发现,在第一种类型中预先设定空间形态的过程,和第二种类型中预先确定形态发展的方向的过程,即构思的过程,才是决定设计指向、将初始概念形象化的关键。现在我们知道,草图,其实不过是思维过程的纸面化,不论是画出来还是驻留在设计者的脑海中,这一过程都不可能绕过。且不说到目前为止我们通篇讨论的都还只是形式的可能性,仅就抽象的思维过程本身而论,其模糊性所投射或反映的灵感的回旋、意象的漂移,甚至情感的触发和潜意识的渗透,都是目前计算机技术所无法模仿的。  作为一个对草图依然抱有不舍心态的设计者来说,我承认参数化设计势不可挡的前景与无限的可能性。但是我想,思考总在继续,构思总要先于计算。所以,只要有笔,还是会有草图。 

本文作者张男,中国建筑设计院本土设计研究中心一室主持建筑师。

1条评论
【新春特辑】盘点过去一年那些手绘的教程及文章 | 建筑学院 2015-02-22 08:24:58 回复 0

[…] 关于草图的后语前言 […]

DR设计与研究 DR设计与研究

作者:张男
原文链接

media@archcollege.com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close
社交账号登录
close
close
close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