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这是安藤的“家”吗?一起进去和他谈谈家

2016.12.16 | , ,
Financial Times Financial Times

翻译:建筑学院-路晨瑜
校对:建筑学院-大黑

原文链接

编者按:

本文是金融时报(FT)对安藤忠雄的一次采访,记者探访了安藤忠雄位于大阪的“家”。这个特别的家没有厨房、卧室。在一般人看来更像是一个工作室,而安藤却称这里为他的家。这位知名建筑师,似乎将生活中的“家”与安置思考和心灵的“家”拆分了?

你理解的“家”,是什么样的呢?


安藤在自己的住宅中 © Naoko Tamura

作为日本的前拳击手,想听他说说为什么建筑要随岁月一起成长?他是如何在大阪设计他自己的住宅?

穿过立面上的一条窄缝,你就进入了一个私人的世界,这个世界由柔和的木材和模铸混凝土组成,角度混杂的楼梯间通向纯对称的房间,阳光充满室内,一棵香樟树轻轻摇动着。

安藤忠雄的住宅完全就是安藤忠雄的风格。这一点儿也不让人感到意外。他是日本最传奇的建筑师,设计着质朴并有灵魂的建筑,安藤活在自己的作品之中,而他的作品就像他这个人。

但是,这里是安藤的家吗?这里没有卧室,厨房里也没有食物,几年之前,安藤告诉日本电视台,他住在一个普通的公寓里。这里确实是安藤忠雄的住宅,但,是他的“家”吗?

安藤的住宅外部 © Naoko Tamura

安藤这个人忙忙碌碌、和蔼可亲、情感热烈、骨骼清奇、眼窝凹陷,即使75岁也只是头发半白。他明朗确信地似要卖掉邻居的法拉利般说道“这是我的住宅”。是的,他是普利茨克奖获得者,但他也是一个普通的大阪老头儿。

安藤从未接受过正统的建筑师训练,他学过木匠工艺,作为专业拳击手打过6次拳击赛(在竞技台上的代名为“The Great Ando”),环游世界后,于1969年回到了大阪,获得许可证,开创了他自己的建筑事务所并且开始设计住宅。

虽然有些勉强,但大阪市区的这个建筑的确是安藤的住宅,即使在这里连他的牙刷都没有。安藤在1995年设计了它,却从未搬进来。你能发现它被列在建筑书籍中,被称为“Atelier”或者“Studio Annexe”。安藤说:“我想要住在一个有趣的地方,每天都惊心动魄,但也可以安静地思考。”

这间住宅建在一个150平方米的小地块上,有一个地下室,地上三层。“地下室、一楼的起居室、二楼的书房,每个地方都大不相同。早中晚都要有变化,不要总是在一个地方,如果你想在白天读书,那就去二楼,如果你想休息、喝喝咖啡,那就去一楼。”

几年之前,安藤扩建了一处,他将顶楼变成了一间会议室,附加了阳台,并在住宅的一侧悬挂了一个箱子,这些是他在1995年从未计划过的。他说“建筑会和你一起成长,看看屋外的树,它以前比屋檐还矮。就像人生一样,十年前的事物到现在已经改变了,住宅也是一样。”

地块后面有条高架铁道,会发出哗哗的噪音,安藤在增建部分上开了一扇小窗,当他坐在他的“梦想之椅”上,列车从他的眼前呼啸而过,像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好像一条神奇的铁路模型。所有的现代化的景色中似乎又贯穿了日本的传统。

安藤设计的梦想之椅,可以看到院子的景观 © Naoko Tamura

现在,安藤的很多建筑都很宏伟(他用一种办过很多离婚案的事务律师的口吻说:“有很多是美术馆。”),但是他的职业生涯开始于住宅,住宅很小,但是深受房主的喜爱,像是舒适的日本街区中一份意外的礼物。安藤的住宅哲学是极简抽象但是充满温暖。

安藤说:“世界各地都有这样的住宅,住宅是一个建筑功能,但与此同时,家是指精神上的家园。”(他是说Kokoro,可以翻译成心,精神,或者事物的中心)“住宅必须要正确地履行它的功能职责,但是本质上我还是想创造一个精神上的家。世界各地有很多大型的商业化基地,但是要称其为精神家园,从感情上讲,这是不一样的。”

面向院子的起居室 © Naoko Tamura

安藤最有名的应该是他的宗教建筑,比如大阪标志性的 “光之教堂”,教堂神坛后的混凝土墙上有着十字架形的开口。最近在北海道岛上有一个项目,其甲方建造了一个巨大的佛像,但很少有游客来参观。安藤的答复是将佛像埋在一个土堆中,只露出佛像的头顶,使其看起来神秘——几乎是滑稽的。游客要穿过一条隧道走近佛像,直至来到佛像的脚下,他们才会突然发现威严神秘的佛像正矗立在他们上方。

安藤作为建筑师认为神域和家园并没什么区别。他说:“不论规模大小,教堂都是精神的家园,当你置身其中,你的心灵得以安慰,灵魂得以充实。我于设计时必须要思考,我是否建立了一个精神家园。其实住宅也是一样的,或许不是面向每个人,但是,它至少是某个人的心灵港湾和寄托。

“45年前,我在神户建造了我的第一所住宅。有一个孩子就出生在那儿,她的父母在神户的家里将她抚养长大,当她30岁的时候,她委托我在东京设计一个住宅,就像她长大的地方。这再一次向我展示了,‘家’是多么重要。”

从书房看向起居室 © Naoko Tamura

安藤的工作室零星地充满了各种他的心头好。有迷人的树;有学生制作的勒·柯布西耶的模型,伦佐·皮亚诺的模型;墙上有博诺(Bono,U2的主唱)的音符;许许多多的艺术作品。还有一个像橘色冰淇淋筒的几何形是埃斯沃兹·凯利(Ellsworth Kelly)的画作(有一天,安藤觉得它的正方形画框看起来不对头,就把两个角沿着几何形给裁掉了)。

尽管安藤年岁已高,但他仍然元气满满。他的员工趿拉着拖鞋,安藤却穿着他的白色运动鞋跑上三楼。他在桌上猛地铺开一张纸,这是一张和纸(Washi paper),上面印着一个粗略的人体图,图上的胆囊、脾脏、胆管、十二指肠和胰腺都用蓝色墨水笔工整地圈起来。原来,安藤的这些器官全在癌症中丧失了。

安藤说:“每个人都说,作为一个摘除了这么多器官的人,您真是充满活力啊!为什么我这么健康?因为我还有事情可以做啊。我花了三分之一的时间做志愿工作,三分之一的时间做我的工作,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我的学生身上。”他想教导学生建筑的重要性。“最重要的是要对你想做的事有一个愿景。因为我有愿景,并且朝着它努力,这样我就有所激励,充满精力。

书房中的书架 © Naoko Tamura

安藤依然在全球设计着建筑——纽约的公寓、斯里兰卡的住宅、中国的画廊,但是在大阪——一个日本历史悠久的质朴的商业中心却没有足够的作品,那里经历了二十年的经济斗争,像夏普(Sharp)和三洋(Sanyo)这样著名的公司就被压垮了。

“此时此刻,它像是意大利、瑞士、法国、德国,像是美国、韩国、中国。不太像大阪,但我依然爱它,因为它是我的家乡。我在大阪出生,在大阪长大,我可能没在大阪留下作品,但它于我依然不可或缺。”

黑夜降临,安藤急躁起来,事实上,从他最开始对住宅进行描述,他就试图离开。他在一本书上签了名,然后把书一把推过桌子。接着,他拿出一张商务名片,上面有“光之教堂”的一个小小涂鸦速写,他把名片也递过来。“所有受人赞叹的建筑一定是认真的,但认真制作的并不一定都受人赞美。”说着,安藤忠雄就离开了。

Duck ornaments © Naoko Tamura

安藤最喜爱的东西就是现代艺术作品,许多是出自他的世交之手,比如松谷武判(Takesada Matsutani)和向井修二(Shuji Mukai),他们是20世纪50年代大阪前卫的“Gutai Group(具体派)”的成员。“Gutai”译为“具体”。这一流派的艺术家专注自由的表达,强调创作的形式。松谷最著名的画作只用了石墨铅笔来完成,向井的作品则充满了错综复杂、层层叠叠的符号。

“向井先生‘具体派’的画作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为什么?因为他是我超过了50年的挚友。”安藤说到:“朋友对一个人来说是最重要的。”

安藤最爱的东西 © Naoko Tamura

1条评论
编舟
编舟 2016-12-16 12:20:09 回复

吃外卖吗

Financial Times Financial Times

翻译:建筑学院-路晨瑜
校对:建筑学院-大黑

原文链接
tougao@archcollege.com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jzxy-gtn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close
社交账号登录
close
close
close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