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谁的城市?| 上海拆违实录

2017.08.31 | , ,
城市设计 城市设计

作者:梦婆

8月7日晚上,大概七八点钟,刚下完雨。马路上湿漉漉的,低洼的地方积起水潭,倒映着路边小店反射出昏黄的光,显得有点杂乱和寒酸。

 

安顺路的一侧今晚异常的的热闹,本来就不宽的人行道上停满了电瓶车,横七竖八的盖着红红绿绿的雨衣,街边的商店里挤满了乌压压的人,服装、水果、小菜都在促销,今天是这场持续了一个月的清仓大甩卖的最后一天,像一场欢送盛宴。

 

龙虾店、火锅店,饺子馆、面馆,最后收拾收拾也都关门了。

 

 现场 

8月8日,今天的安顺路没有以往顺畅,车流在安顺路中山西路的交叉路口就堵住了。开着私家车的,骑着共享单车的,提着菜篮子的都显得有些失措,大家都还没有从安顺路发生的变化中反应过来:

 

几辆大型挖掘机伸着铁臂,所到之处墙体轰然倒塌,扬起滚滚尘土,透过残破的墙垣,可以看到小店以前做面条,下饺子用的厨具。

 

0.webp (10).jpg 

 街边店和那些人 

 

在安顺路、中山西路居民楼的转角处,内环高架路的下面是一家四川风味的馄饨店。成都籍的同事几次赞叹里面的红油抄手美味,没来的及去尝尝。

 

0.webp (11).jpg 

在拆之前馄饨店的造型迎合转角形成了一个弧度,与周围环境毫无违和感,谁也没想到,这整个建筑都是后来加建的违章建筑。感叹店主“勇猛”的同时,不得不赞叹街道自然生长的能力。

 

8月10号,再次经过这里,拆迁进行的差不多了,中山路上原本街边店的门已经封上。拆掉的馄饨店的废墟上站着几个人,是与馄饨店交接的中山路街边店的房主。馄饨店拆除以后,他们家的侧墙就暴露在了街面上,施工人员对墙面的处理让他十分不满。

 

0.webp (12).jpg 

墙上新开的窗洞、门洞没有和居民楼其他的窗户对齐,施工随意

 

据房主所说,他们当时买房子的时候,这块地是用围墙围合的一个庭院,平面图上也有示意 ,他们有使用权可以用来晾衣服,建内环高架的时候,围墙说拆就拆了。后来大家沿街开了店,一开始都是房主自己开,渐渐地转租给一些外地务工者。这些店开了十几二十年,2010年世博会的时候,政府还出资整修立面,现在说拆又拆了。

 

0.webp (13).jpg 

街边店的主人不是房子的主人,拆除街边店涉及的不仅是房子的主人、街边店的店主、还有与这条街发生着各种关系的人。

 

对于大部分的本地人来说,这次街边店的整改像以往任何一次强制性的政策一样,他们随风飘摇,没有自主权,今天围墙拆了,明天门前的空地要改成绿化了对住在这座城市的人来说稀松平常。

 

他们三五成群驻足被清理的老街,谈论、感叹、惋惜,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多数人不会深究,毕竟除了当初买房时红线以内的面积,其他空间他们只有使用权,什么时候拿回去只是一纸通知的事。

 

0.webp (14).jpg 

又或许很多人早已厌倦了嘈杂的街道以及街上各种各样的外来语言,街边店的清理是一个新的开始。

 

那些靠街边店生存的外来人,拿着正规的营业执照经营了十几年以后,被告知违法,在拿到整改的通知后,有的另外找了合适合法的店面,有的离开了上海。

 

这个城市对他们也许并不够友好,但还是有大量的人来到这里。

 

对于生活在安顺路附近的人来说,这条街道不仅提供了日常的生活用品,也满足了社交需求,没有什么比夏天撸串啤酒小龙虾,冬天搓一顿火锅更能巩固友谊。

 

0.webp (15).jpg 

清理了街边店,街道就更安全整洁了吗?

 

0.webp (16).jpg 

“五违四必”联合执法告知书

 

所谓的“五违”是指违法用地、违法建筑、违法经营、违法排污、违法居住,“四必”是指安全隐患必须消除、违法无证建筑必须拆除、脏乱现象必须整治、违法经营必须取缔。

 

在这份联合执法的告知书中,“让上海更干净、更有序、更安全”成为了拆除街边店的首要目的。安顺路街边店中确实有很大一部分存在违建,占用人行道的问题。

 

但街道的安全、整洁的维护是否需要彻底清理街边店值得怀疑,拆违之后能否通过对店面的整改管理来达到目的呢?

 

在日本由于土地的私有制,一些街边商店属个人所有,个性的建筑,以及广告设计使得街道别具特色,与国内一提风貌改造动辄统一立面,统一广告位的做法相比,日本城市对“人”的关怀显然更多

 

640.webp (29).jpg 

大阪,虽每栋建筑都形式不一、年代不一,但也觉得还不错

 

街边店作为城市中自发形成的商业在所在片区稳定发展了几十年,与规划的大型购物中心相比,它更有活力,与周边群众有着更强的粘结度。

我看到有些城市,街边到处是小店,卖什么的都有,不仅群众生活便利,整个城市也充满活力。但有的城市规划、管理观念存在偏差,一味追求‘环境整洁’,牺牲了许多小商铺。这样的城市其实是一座毫无活力的“死城”!           

国家总理李克强在2016年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发言

 

从安全的角度,拆除街边店,减少人口密度并不能让城市变得更加安全,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简·雅各布提到“安全”是人行道的用途之一,经常被使用的街道是一条安全的街道,街道两旁的店铺吸引了大量的人流,街道上店铺的经营者也会是街道安全的有力保护者。

 

0.webp (17).jpg 

街边店拆除以后,原本晚上八九点钟店铺亮着的灯被高墙取代,下班晚归的人走在墙角下,没有灯光,没有嘈杂的交谈声也少了安全感

 

从规划到现状,安顺路经历了什么?

 

微信图片_20170830223816.jpg 

红色为商业 黄色为住宅 安顺路控制性详细规划,安顺路街道两侧在规划中大多是住宅用地

 

当我们把安顺路上的拆除的街边店和没有拆除的街边店做一个分析的时发现了一些问题(正常营业的店铺属于商业用地)

 

0.webp (18).jpg 

安顺路拆迁后现状 拆迁之前北侧均为沿街商业

 

同一条街上,南侧商业较完整,北侧零散

同一侧的街道,一些店拆了,一些店没拆,考虑了街面的美观和整齐度吗?

 

0.webp (21).jpg 

相邻的两间店铺,一间拆了,另一间没拆,左侧店铺还能正常营业

 

从修建性详细规划到现状,安顺路的用地性质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变化?同一条道路的两侧拆违后店铺的数量为什么会这么不均衡?道路的同一侧的店面分布为什么这么零散?既然是违建,为什么一开始政府会允许开店?我们试图在政府相关部门的网站上找到变化的依据,但无果。

 

基于这些问题,我们对附近居民进行了采访

 

安顺路南北两侧属于两个街道管辖,北侧为天山街道,南侧为虹桥路街道,不同的管理部门或许是导致街道两侧风貌不同的原因之一。这次拆违,街道两侧也是不同步进行的。

 

据附近居民所说,安顺路上这些拆掉的街边店是政府为了扶助当时的下岗工人,所以允许他们在住宅的底层开商店以维持生计。从去年10月份开始,新开的住宅用地街边店已经不能得到营业许可证。

 

 街边店不能经营,还是不能“开门”经营 

 

在拆违之后,街边出现了很多开窗经营的小店。

这种情况让人疑惑,街边店不能经营还是不能“开门”经营。

 

 产业升级的背后是生活成本的

提高以及人口清理 

 

在京沪新一轮的城市运动中,整治“开墙打洞”,兴起“农改超”,整改商住两用,拆迁艺术区......

 

城市中土地的价值用金钱衡量,于是土地被贩卖给开放商,城市空间被大型的购物中心、住宅占领,这些住宅建立在原本属于大家的城市空间里,但人们现在却无法享受这些空间,也无力负担高昂的房价。没有了街边店和小菜场,购物中心、超市成为人们购买生活必需品的唯一选择。

 

0.webp (27).jpg 

上海长宁区定西路,据店家所说将来也会被拆

 

像这样的街边店遍布于上海,它们当中的很大一部分植根于违章建筑或者住宅的底层。如果说拆违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那么当这些街边店消失的时候谁来满足附近居民的生活需求?购物中心吗?城市的管理者在清理街边店以后是否会根据社区的实际需求增设社区配套商业?

 

产业升级,消费体验升级的背后是每一次购物成本的增加,并且剥夺了人们选择的权利。那些街道里自然生长出来的商业并不是在竞争中被淘汰,而是被冠上了低端的名头,一起消失的还有从事这些行业的人。

 

《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中(以下简称上海2040),有一个数字引起我们的注意,上海2040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万人,而统计显示,2014年上海常住人口规模已达到2425万人,《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提出,到2020年将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万人以内也就是说近4-6年内常住人口增长控制在75万人,再过20年常住人口保持“零”增长。

 

研究显示,忽略机械增长,只从自然增长情况来看,上海到2040年的老龄化率将达到41.6%(城市数据团),再加上严格控制外来人口,势必会产生更多问题:服务业人口空缺,城市整体消费基数下降,城市缺乏人口红利等等。

 

学者李华芳曾一针见血的指出,“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的前提下,“以业控人”的目的就是尽量在北京、上海留下高级人才,而不是“低端劳动力”。当政策通过可以衡量的高标准来决定这个城市人的去留,而忽略城市作为一个自发秩序的扩展需要各种各样的人,他们可能不符合政府的标准,但一定是市场需要的。

 

而这些人并不是媒体所渲染的“低端人口”。戴安娜·阿维夫,作为一个始终关注民生的公益机构的负责曾说过“让这个世界运转起来的人,是那些每天都有事可做的人们。要像对待国王一样对待他们。”

 

城市的丰富度是衡量一个城市是否健康、活跃,可持续发展的标准。上海陆家嘴既需要懂金融的专业人士,也需要卖大饼油条的“人才”。

 

上海要变成什么样的城市

市民是否有发言权?

 

市民的生活和城市的发展切身相关,在城市的改造过程中,市民本应具有话语权。

 

但在这一轮街边店的整改中,直接利益相关者们在一个月前收到告知书,尚没有商量、发言的权利,更不用说生活在附近的居民了。在政策上,拆违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经营街边店的外来人口会因为街边店的清楚而离开,但生活在附近的居民不会,在涉及到市民生活的便利性以及社区业态的时候,市民是否有权决定自己生活的环境?

 

题为“上海愚园路900米设计升级,需要不平凡的设计力量”出现在朋友圈,这次对愚园路的改造升级由市政府、街道、媒体、设计师、创意人共同参与,意在通过设计创新来解决城市问题,唤醒街区温度。

 

对愚园路的关注源自于它是与法租界平起平坐的私人住宅,具有众多的历史文化建筑。那么像安顺路以及那些没有历史价值却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街区就应该被粗暴的对待吗?城市并不是简单建一片,拆一片。

 

上海要成为怎样的城市,是外表光鲜让游客惊呼的城市,还是能让市民感到温情的城市?

 

 终 


宣化路的金碧洗鞋铺是我在之前洗鞋铺的摊主卷款逃跑,损失了几大百后,特意选择的地方。

 

0.webp (28).jpg 

这是一家上海人开的洗鞋铺子,虽然也是周边唯一的一家,但上海人开的总是没什么跑路的可能性。一家三口就住在沿街居民楼的底层,几次去的还能看见店家女儿用收银的电脑看网络视频学习。在轰轰烈烈的京沪拆违封洞运动中,这家本来就需要上几级台阶的小店铺也被封的只剩下一个窗口,打掉了台阶,本来就不怎么明显招牌变成了贴在窗户上的KT板,窗台下挂着“右侧铁门进”的字样,老板坐在里面看见我张望似乎想起身回应。

 

粉刷后的外墙与建筑几乎看不出差别,很快,抹平的外墙和统一的颜色就会让人们忘记这次让人愤愤不平的运动,也会忘了这条曾经有点热闹也有点方便的街。


那个曾经可以在弄堂里寒暄,出门就能买到小菜的上海已经渐行渐远,适应不了“精英文化”的人会连同上海记忆被清理出去。而这样的上海是人们期望的上海吗?



感谢 城市设计 授权分享

欢迎关注他们的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urban_insight

微信截图_20170830224413.png

4条评论
和平与繁荣水舜翼
和平与繁荣水舜翼 2017-09-03 15:05:20 回复 1

人们现在却无法享受这些空间,也无力负担高昂的房价。 让这个世界运转起来的人,是那些每天都有事可做的人们。要像对待国王一样对待他们。

DAI萌
DAI萌 2019-12-13 15:00:44 回复 0

怎么没法看了

花先森的余
花先森的余 2017-09-06 17:11:56 回复 0

李华芳那段言论就是荒谬,到时候又开始说没人权了

种花家
种花家 2017-08-31 17:29:41 回复 0

首先,你违建了吗?

城市设计 城市设计

作者:梦婆

media@archcollege.com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close
社交账号登录
close
close
close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