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西扎:我画我世界

全球知识雷锋 全球知识雷锋

作者:乔润泽
原文链接

640.webp (2).jpg

“一些朋友告诉我。我没有支撑设计的理论和方法,没有做任何可以指明发展道路的事情,这并不是真正的教育;只是一艘船,在祈求海浪的仁慈,并奇迹般的始终未覆。正因如此,我不会过多暴露我们的船板(至少不会在危险的海域)——因为他们已经分裂太多次了;我研究了洋流,并在冒险航海之前会先寻找小溪。当船员与设备就绪,我常常像幽灵一般独自在甲板上踱步。看不到北极星时,我便不敢把手放在掌舵上,便不能指出明确的方向。因此便是茫茫前途。”

本文为全球知识雷锋第90篇讲座。

本文整理自2013年6月18日于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举行的讲座,原题为Development of a Project——Iberê Camargo Museum (ICM),由Alvaro Siza主讲,Kenneth Frampton介绍。讲座由东南大学乔润泽记录整理,宋玮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师宋玮推荐,特别致谢建筑师张隽瞳推荐部分阅读资料。

微信截图_20190125124415.jpg

正文共15133字100图,阅读完需要38分钟

推荐语

本篇讲座由宋玮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师宋玮推荐

西扎(Alvaro Siza),1933年生人,1992年普利兹克奖获得者。跟随葡萄牙建筑师费尔南多达沃拉(Fernado Távora)开始职业生涯,1963完成了其职业生涯的处女座:海边餐厅(Boa Nova Tea House)。随后1966年完工的海边游泳池更衣室则是体现出与之年龄完全不相匹配的成熟度。

640.webp (3).jpg

Restaurante da Boa Nova(Boa Nova Tea House),1963,Matosinhos, Portugal。更多资料:https://www.archdaily.com/355077/ad-classics-boa-nova-tea-house-alvaro-siza

640.webp (4).jpg

Piscina Leca,1966,Palmeira, Portugal

更多资料:https://www.archdaily.com/150272/ad-classics-leca-swimming-pools-alvaro-siza/

在随后的作品,如在、塞图巴尔教师培训学校(Teacher Training College, Setubal, 1986-1994)中场地道路性质的区分而造成的戏剧化的廊道处理;加利西亚当代艺术中心(Galician Centre of Contemporary Art, Santiago de Compostela, 1988-1993)中对周边环境的分析而形成的入口方式;波尔图建筑学院(Faulty of Architecture, Porto, 1986-1996)中的建筑布局同自然环境和已存在老建筑之间微妙的关系等等,都体现出其善于把握一些偶然性的事件与元素,并以此为基础另辟蹊径的场地分析方式。这些在其职业生涯就已经显露出来的特点,贯穿了他职业生涯的一生,直至最近的巴西博物馆作品。

640.webp (5).jpg

Galician Center of Contemporary Art(Centro de Art Gallego),1993,Spain。更多资料:https://www.archdaily.com/875977/alvaro-sizas-galician-center-of-contemporary-art-through-the-lens-of-fernando-guerra

640.webp (6).jpg

Facultad de Arquitectura, University of Porto,1993,Portugal。更多资料:https://www.archdaily.com/870020/faculty-of-architecture-of-the-university-of-porto-through-fernando-guerras-lenses

同我们在国内长期习惯的“建筑大师一定有某个设计理论来支持设计”不同,西扎的设计起始与最终呈现,因为大量充满个人化的气质而显得极其多元与不确定,他也并不介意这种“碎片化”的呈现方式,更未试图去建立一种可以解释自己设计方式的理论,随后的文章中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对于此也并没多大兴趣。

与对理论的慎言不同,西扎对于绘画体现出极大的热情,在他的手稿中,所有的图像并不被传统透视所限制,握着笔的手随时会乱入,时间的静止与流动竟会在某些时候同时被感知到。如果我们一定要去总结西扎作品中的共性,那么这种基于现场观察而推导设计的设计方式大概可以算的上吧。正如西扎所言:

“我的项目大多数时候总是从我去参观场地开始,在此之前项目和那些重要的制约因素并不明了。有一些时候,我虽然提前开始设计,但也是基于场地。没有任何地方是荒无人烟的,我总是能进入其中。”

每一次基于场地的重新开始,每一次情理之中却又意料之外的处理方式,手稿中那些看似跳脱、实则自由的点点滴滴,正是西扎建筑最大的魅力。

 ·1992年西扎获得普利兹克奖颁奖词 ·

640.webp (7).jpg

翻译:乔润泽

欣赏 Siza 的建筑是感官的欢愉、精神的鼓舞。每一条线,或直或曲,巧妙而肯定。

640.webp (8).jpg

Serralves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1997,Porto, Portugal。

更多资料:https://divisare.com/projects/322271-alvaro-siza-vieira-xyz-serralves-museum-of-contemporary-art

如其他现代主义先行者一样,Siza建筑的形状由光线塑造。这些形状如此简单,以至使人困惑;但是,它们又是如此坦诚、直面问题:需要遮阳?那就立一面垂板;需要风景?那就开一扇窗子;于是,楼梯、坡道、墙壁似乎都被预先确定了。然而,倘若仔细研究,这种简单性便展示出了极度的复杂性。Siza诸多微妙的做法,似乎来源于大自然的创造。正如他自己所说,建筑是对问题的回应,是一个他参与其中的变革。

640.webp (9).jpg

Facultad de Arquitectura, University of Porto,1993,Portugal。更多资料:https://www.archdaily.com/870020/faculty-of-architecture-of-the-university-of-porto-through-fernando-guerras-lenses

如果后现代主义没有霸占、歪曲“后现代”一词, Siza的建筑似乎更适合被称作“后现代”。因为他的建筑,接续了现代主义(主导了1920年至1970年的建筑领域)的影响。

虽然他本人拒绝分类,但Siza的建筑,作为现代主义原则和审美的延伸,回应了多个方面的问题:尊重故乡葡萄牙的传统,在这里,建筑的材质与形状往往留有时间的痕迹;尊重环境,无论是旧房子,还是如里斯本Chiada Quarter一样的邻里社区,亦或是波尔图泳池怪石嶙峋的海岸线;最后,尊重当今建筑师实践的时代,这个包含着所有制约因素和挑战的时代。

小到私家住宅,大到社会住区,Siza都对空间关系和造型选择给予了特别的关注。因此,无论是内涵上还是质量上,他的作品不受建筑规模的影响。

640.webp (10).jpg

Bouça Housing Complex,1973,Porto, Portugal

更多资料:http://www.ducciomalagamba.com/imagenes.php?IdProyecto=379&Nom_Imagen=019(9652)-379.jpg&Idioma=Cs&IdImagen=8235

四十年的耐心坚持和形式创造,Siza用建筑为我们提供了独特而可靠的陈述,又以其新鲜感令从业者惊讶不已。

斯人良师,不止于学堂。

注Jury Members: J. Carter Brown (Chairman), Giovanni Agnelli, Ada Louise Huxtable, Ricardo Legorreta, Toshio Nakamura, Lord Rothschild, Bill Lacy (Secretary to the Jury)

· 1992年普利兹克奖颁奖现场(精选) ·

视频共4分6秒,2分58秒西扎发言

观看地址:https://v.qq.com/x/page/e0806kxsht1.html

完整视频请查看普利兹克奖官网:https://www.pritzkerprize.com/cn/%E5%B1%8A%E8%8E%B7%E5%A5%96%E8%80%85/aerwaluoxizha#

介绍语

Kenneth Frampton

640.webp (11).jpg

我必须坦言,与其表现西扎职业生涯众多优秀的建筑项目,不如试图将这名建筑师的个性表达出来,着力于表现他极具张力的个人魅力。或许通过一两幅画作,或许引用他文章中的论述,我们便可以看出他的建筑设计演进和个人生活有着怎样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需要回顾西扎的生平:阿尔瓦罗·西扎1933年出生;1949-1955年在波尔图学习建筑;于1958年从一个茶室的设计开始了他的实践,这一年他只有25岁;后来,在葡萄牙那个短暂而激进的春天,他参加了SAAL Housing Team,这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就如他当时所说:“建筑师必须向大众学习,大众也需要向建筑师学习;但现实的情况常常令人失望,建筑师的视野被局限了。”

*指在1977年葡萄牙革命之后,城市政府委托西扎在城市的周边乡村设计一处公共住房。这是西扎为SAAL(Serviço de Apoio Ambulatório Local))团队,一个致力于解决住房问题的国家级协会,设计的项目之一。

西扎的世界观本质上是存在主义的——他毕生对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普里西拉的仰慕加强了这一点;同时,他个人的各种自画像也证实了这一点——全部或部分的人物,通常记录一个特定的地方或者一种孤立的情绪。

微信截图_20190125125139.jpg

左:西扎自画像;右:柏林房间速写

这是西扎在柏林的一个房间。我想这幅画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他刚到柏林不久。当一个人开始欣赏这些画的时候,他就会意识到:在这样一个数字时代,西扎是最稀有的物种——他是一个仍然在绘画的建筑师。事实上,对于他来说,绘画和呼吸一样重要。

640.webp (12).jpg


咖啡厅速写

西扎在1988年于塔尔萨发表的《绘画选集》中曾经写道:

“我习惯在咖啡馆里做设计。我是一个设计小作品的建筑师,而体会理解别人的经验是最困难的。当我在咖啡馆里做设计,便不会因镜头而茫然无措,这里的氛围也不会令我感情激荡。我可以保持低调并集中精力——这样的地方在波尔图可不多得。(当然我并不是为了避开会议桌,避开跨学科的交流,避开电话、规范表格、项目表、电子工具或是与住房相关的会议。)这是我开展工作的基础。虽然我经常光顾咖啡馆,但当我注意到我在这一家店得到了茶和面包上的特殊照顾时,我就会离开、继续前行,(挑选下一家店)。”

在那本书的第一页,他写道:

“自然与建筑的关系对于建筑来说是决定性的。这种关系存在于每个项目中。”

这里有三幅画,明确地说明了这种不可避免的关系。(至少对西扎来说是这样的。)这三幅画是他为马德里的毕加索博物馆提出的未建方案。

640.webp (13).jpg

场地产生建筑

第一张草图已经紧紧抓住了这个想法的精髓:基地借由建筑师的想象力自发地产生了建筑。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博物馆是如何从地下冒出来的,就像树根一样。


微信截图_20190125125347.png

左:由格尔尼卡生成的空间;右:画廊落实到基地

然后在接下来的两张纸中,我们看到了脱胎于格尔尼卡的空间关系,随后这个画廊落实到了基地上。

这些绘画,连同题材,将我们带回到1937年悲剧般的西班牙内战*。这话使我想起了大约二十年前和他的一次交流。当时我向他祝贺,说他的事务所有那么多的项目,这一定会使他很开心。他给我写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却写着:

是的,我有很多项目,但是,我不开心。当欧洲没有计划(project)的时侯,一个(欧洲)人如何能够开心? 

也许这句高深莫测的话在今天和当时一样具有挑战性。如果不是那些未实现的有启蒙意义的现代主义项目,西扎到底想要什么呢?普通大众一成不变,过去和现在一样蒙昧无知,当然在1937年的西班牙也是一样。

*指西班牙内战,1936年7月17日—1939年4月1日,是在西班牙第二共和国发生的一场内战,西班牙内战被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的前奏,毕加索名作格尔尼卡即以此为背景。

我们认为,这些在80年代末以系列发表的草图,最特别的地方在于,每一个项目产生的方式——图像和想法几乎同时转化为实体,或者更准确的说,成为了“场地的形象”——路易斯·康称之为场地“想要成为什么?”

640.webp (15).jpg

Leca de Palmeira泳池总平面

在位于Leca de Palmeira的泳池方案中,场地的形象随着建筑师对项目的认知而被感受到——我们可以从他为沿海公路绘制的草图中看到这个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过程,包括在植根于岩石嶙峋的大西洋海岸线上游泳池的一组序列。

微信截图_20190125125458.jpg



左:序列透视;右:到达主体建筑群的坡道

640.webp (16).jpg

人与自然对比

这显示了从仓库一样的换衣间到达主体建筑群的坡道。在这些草图中,人的形象总是与大自然的力量相形见绌,而自我则面临着一种宁静的形式。

640.webp (17).jpg

圣玛丽亚教堂草图

位于Marco de Canaveses,建于1990年到1997年间的圣玛丽亚教堂中有着类似的手法。这是一组建筑群,拥有现存的宗教建筑——一座教堂,一座一直没有建成的教区中心,还有它们之间的广场。这个设计体现出一种批判地域主义的精神。一个独特的外观创造了一个有公共样貌的空间——一个在教堂和教区中心之间的广场。通过将场地塑造看作一个土方工程,让建造过程和“场地变化”共同发展、相互促进,西扎似乎克服了“空白空间”的恐惧。这种恐惧在每一个建筑项目的初期都有可能遇到。

640.webp (18).jpg

被挖掘出的建筑

在这张1977年的草图中,将这个带院子的建筑描画得恰似从土地里发掘而出一般。这种呈现方式使我疑惑:西扎是在寻找一个新的开始还是一个毁灭的结局。康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因为他对建筑生命中的两个最基本的且充满诗意的时刻进行了细致的观察:第一,在建造之时;第二,在毁灭之时。

640.webp (19).jpg

动态特征

就像西扎富有流动性的想象力一样,这些草图可能会使建筑设计偶然出乎计划之外。从这张1991年位于波尔图的博物馆草图中,我们可以看到进行中的项目以及绘制的草图,展示了建筑物的动态特征。

他曾经绘制的这些绘画与草图,是诗意短暂的停留,是旅途中的欢愉与人群中美好形象(笑靥、纤躯和玉臂)的瞬间记录。尽管他越来越不愿意旅行(部分因为他的意外事故,也许还有对偏执错误的反感),但他画过许多令人回味的草图,庆祝他在世界各地旅行时所经历美丽:无论是从空中看到的澳门,或是里约热内卢的植物园,或是陌生至不可辨认的圣马可广场(坐在餐桌旁绘画的男人就和威尼斯的哥特式建筑一样重要)。

640.webp (21).jpg


空中鸟瞰澳门

640.webp (22).jpg


里约热内卢植物园

640.webp (23).jpg


圣马可广场

在我看来,西扎之所以成为一名建筑师,不仅因为他创造新奇形式的能力(这使他在1992年获得了普利兹克奖),也是因为他的透彻的格言,简洁地表达了我们这个时代建筑师越来越宏大、以至于近乎困窘的境地——建筑被技术与科学的实证主义和猖獗的商品市场所裹挟,不堪重负。出于这个原因,我珍惜这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格言:

“建筑师没有发明任何东西,但他们改变了现实。这句话应该刻在每个建筑学校的入口处。我告诉大学当局,建筑师是非专业化的专家,他们不能玩笑视之。”

可能使建筑师的这种困境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西扎本人是葡萄牙建筑的领航者之一。他写到:

“一些朋友告诉我。我没有支撑设计的理论和方法,没有做任何可以指明发展道路的事情,这并不是真正的教育;只是一艘船,在祈求海浪的仁慈,并奇迹般的始终未覆。正因如此,我不会过多暴露我们的船板(至少不会在危险的海域)——因为他们已经分裂太多次了;我研究了洋流,并在冒险航海之前会先寻找小溪。当船员与设备就绪,我常常像幽灵一般独自在甲板上踱步。看不到北极星时,我便不敢把手放在掌舵上,便不能指出明确的方向。因此便是茫茫前途。”

但是,至少在今晚,这位大师级的建筑师,他的绘画和思考、建筑和存在是一体的,是统一的。

正文

Alvaro Siza

640.webp (24).jpg

我遗憾自己未能应邀参与MOMA前两次的讲座,以致使听众质疑西扎这个人是否真实存在。同时,要感谢诸位到场,感谢各方支持,感谢Kennth Frampton,感谢他对我精彩的介绍,感谢他数十年如一日的研究,这为葡萄牙建筑的发展提供了光明。

我并不喜欢竞赛,但今天我要谈论一个因竞赛而获得的项目(Iberê Camargo Museum (ICM))。


微信截图_20190125130300.jpg

Iberê Camargo Museum (ICM),2008,Porto Alegre,Brazil

更多资料:https://arcspace.com/feature/ibere-camargo-museum-icm/

为了陈列巴西画家Ibere Camargo*的作品,相关组委会邀请我设计一座博物馆。之前,我并不了解这位画家,(但从他的作品中)我感受到了动感和张力。

*Ibere Camargo,1914-1994,是巴西最重要的表现主义画家之一。

640.webp (25).jpg


Ibere Camargo画作,Phantasmagoria IV,1987

画家绘画生涯的前十年在欧洲度过,因此我们可以从他的画中看到欧洲文化多方面的影响。我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了非常个性化的东西。当然,他也可以画一些精致的画,就像这辆自行车。

640.webp (26).jpg


Ibere Camargo画作,自行车

虽然被多次邀请,我还是不愿意做这个项目。原因有许多,其一,就像前文所说,我本人不喜欢竞赛;其二在于,场地非常复杂,复杂到令我害怕。

640.webp (27).jpg

场地环境

然而,在遭到了我的拒绝之后,筹备委员会仍继续与我联系,并给我寄送了影像资料和书籍。我逐渐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并在相处中颇感愉悦。

与此同时,一些和巴西相关的记忆开始浮现在我的脑海。这些记忆来自我的幼年,来自祖辈讲给我的故事。 我的祖父曾作为摄影师在巴西工作生活过。故事里有那里生活的人、动物、风景以及关于空间的种种感受。

于是,我渐渐对这个项目产生了兴趣。最终我没有办法再去拒绝,这个项目成为了我对自己的一种鼓舞。

但我总是对“如何建造”感到恐惧。(因为)该项目(一个占地五千余米的博物馆)建造在一座小山上,同时高差达到了二十四米;建筑前有一条偏僻的小路,路的另一侧是一个巨大的水域——这片水域让我想到了巴西的河流,想到了海洋,想到了(幼年时)父亲讲述过的一些空间感受。

我试图使建筑在西北侧变小,同时惊异于小山上珍奇的植物。所以一开始我曾试图避免影响这些(植物),并拒绝改变现状。我知道这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因为这样一来,来到建筑的汽车便不能在路边停靠。所以如何布置停车空间,成了第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用自己习惯的方式开始这次设计。一般来说,在我拥有一个项目完整的、具体的知识和信息之前,我会(用画草图的方式)尝试各种不同的可能。这主要有两点原因。

其一(和工作思路有关)。相对于直接得出一个“好”的结论,我更愿意围绕问题迂回,尝试各种可能的方法,然后对这些方法进行批判。当我后来回顾这些草图的时候,我意识到有一些非常的疯狂——这些疯狂有时在画图时就能感受到。这些草图并不是单纯的消遣,相反,它们彼此独立,并单独为各自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之后这些解决方案彼此关联,到了最后我并不是提供一个答案,而是逐渐迂回,并在某一时刻包围出一个结论(concentration)。

其二(和工作方法有关)。速写对我来说,舒适且迅速。我曾经和一些用电脑的同事合作过,我们尝试新的可能,然后操作电脑,然后等待。在这个过程中变得焦躁易怒。因此,即使我承认我无法脱离电脑工作,但绘画却建立了一种和大脑(minds)的对话,(在这个过程中),思考反馈与工作执行同步进行。一位芬兰建筑称其为会思考的手(thinking hand),而我更愿意称其为激发思考的手(provocative hand),因为那些疯狂的、未被预想出来的可能性来自于手。这些可能性发展了方案,同时囊括了旧有的复杂情况。它并非在一开始依靠摧毁大量的复杂性来解决问题,而是在手绘草图的过程中,逐渐的了解、接近、关联真实的问题。

640.webp.jpg


停车与电梯布局

在草图中,第一件吸引我的事情是关于停车。我询问自己,基于山一侧的小路,我应该把停车的位置布置在哪里?我首先想的是把停车区域布置在上部,因为有二十四米的高差,有电梯在屋顶、入口层、地面层来回穿梭。但我很快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周围的私人住宅它们不允许这样布置停车,同时也因为这样的经济代价过大。

于是我尝试其他的方式。你可以看到我展示了博物馆一层的策略。这显示出来我还没有对于面积大小有清楚的概念。但是很快我要求事务所做出正确尺度和地形的模型。然后某人开始阅读这个项目,并把这些研究呈送汇总在我这里。慢慢地我不会再去做这些愚蠢的、不切实际的尝试。但这是一个项目的思考过程。

640.webp (1).jpg


多层、电梯与不协调的尺度

在这张图上,你仍然可以看到电梯。但别人已经告诉我,我也意识到了这不能是一层,应该有许多不同层。这里已经有许多不同层,但仍然但建筑和建筑之间仍是关系紧密而清晰的。不过,这个房子似乎和小山并不协调。

640.webp (2).jpg


大建筑与塔的尝试

在这里,我意识到这一定要是一个大的建筑——它的高度至少要山等高。在我做完最后一个关于小房子的尝试后,我试图去建高塔,上图可以看到和塔相关的尝试。这些塔的形式都很奇怪,因为我研究了山的形式(毕竟这是唯一相关的限制),并基于此进行了设计。

640.webp (3).jpg


坡道出现

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在外侧奇妙地出现了一些坡道。我发誓,我并非有意布置坡道的。坡道的产生,就像我说的,估计是手和脑袋同时协作的结果。许多已经被遗忘的想法突然出现,成为一种下意识的动作。在睡觉中、在空闲时,许多想法便自动出现了。所以,可能是因为许多博物馆都有坡道。所以这里有一个便再好不过了。

640.webp (4).jpg


必须有存在感

这张图确实非常疯狂。我在这时意识到,即使从尺度上来说这个建筑不会非常大,它仍然必须非常有存在感。因为在它的前面,有一个非常巨大的水面。总结下来,这个建筑必须非常有造型感,同时是一个公共性的建筑,有显露出来的姿态。

640.webp (5).jpg


内部场景想象

这张速写展现了内部的场景,一个高达若干层的通高空间,光从天花板洒落。这些具体的设计和我们关于博物馆设计的经验,二者一起帮助我们完成设计。

640.webp (6).jpg

展览空间设计

此处是对方正室内空间的模仿。在博物馆里面,我做了一个可变的空间。主要因为这个空间有不同的方向性,所以我认为它更适应博物馆的空间需求。

我曾和展览策划人进行过讨论,他告诉我,在那样一个完全开放、硕大无比的空间,除非投入大笔资金,否则展览肯定是无法实现的。所以我们有必要为展览去寻找一个容器(container)。

然后我们需要去创造真正有趣的空间。建筑师和陈列布置师,二者相互关联与相互参照的;二者合作,共同形成了和空间的对话。有些美术馆虽然成功地划分了空间,但空间和展览彼此的配合并不密切。

640.webp (7).jpg

坡道形成造型

在这张图上,你可以看到坡道的概念已经建立了。借助剖面和模型,我意识到坡道是(塑造博物馆)很好的策略。但是由于坡道坡度的限制,无法将其建成完全室内的坡道。所以,我尝试将坡道一半在室内一半在室外。从正面,可以看出新颖的造型关系,亦可以从背面与山体形成呼应。

640.webp (8).jpg

协调功能与地形

此时,我开始做一些小比例的设计,并将设计用模型呈现。试图解决由山产生的所有问题是非常困难的。但是考虑到,这些自由的展览空间,会因为试图协调处理和山的关系而变得更为狭窄。所以一旦我们有一定的深度,我们可以确定需要将展览空间放在那里。

640.webp (9).jpg

协调功能与地形

你可以看出很多尝试最终都归于失败.你可以看到小路,我将它布置在狭窄的一侧,这就不仅仅是一个狭窄的通道了,这依据一个想法,我需要组织主要体量的深度足够为展览之用。

640.webp (10).jpg


建筑形式被控制

此时,建筑的形式开始被愈加明显地控制了,因为项目的控制已经完全展现了出来。

640.webp (11).jpg

与环境的关系

同时,可以看出,建筑的后部应该非常几何化,同时与环境协调;但从正面来看,恰恰相反,是一种自由的策略。

640.webp (12).jpg


内部空间研究

这里是对于内部空间的研究。首先有一个四层楼高的巨大空间,之后几何化的长方形房间围绕着这个大空间布置。

640.webp (13).jpg


内部空间与光

光从顶部落下来,坡道成为空间塑造的最终答案;而对于室外的“洞”,我们在那里布置了入口。

640.webp (14).jpg

最终答案

这几乎是最终答案了。在这个结果中,你可以看到在建筑主体的后侧的汽车正在驶向服务电梯,运货流线和城市交通得以脱离。当我意识到并没有供停车的空间时,地下空间便派上了用场。我发现,在地下布置停车空间是可能的,这实际也成为了最后的解决方案。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平面。

640.webp (15).jpg

地下平面

位于道路之下的地下停车区域,有一部分和建筑主体相连——建筑主体地下的部分和地面之上的部分有着类似的形式。人们可以从这里通过入口离开,他们经过走廊,乘坐电梯或者攀爬楼梯,最后到达首层。这一层有档案室、储藏间、设备间之类的辅助和管理用房,另外还有一个小图书馆,光通过小通道透进来,而这个走廊旁边基本上都是基础设施用房。

640.webp (16).jpg

首层平面

从首层来看,坡道有些在外侧而有些在内侧。电梯和楼梯在平面的两侧,这里有人们常说的通用空间和小商店,还有一个巨大的中庭。博物馆外侧,有一个咖啡厅,同时与地下相连。

640.webp (17).jpg

二层平面

向上的坡道构成了竖直向的连接。我将长方形的房间在上层进行了重复。游客可以乘电梯或沿坡道向上走。你从首层进入建筑,然后通过坡道走到外侧,再由外侧回到内部,经过了长方形的房间,然后再一次走上坡道。这构成了一个连续的体验建筑的过程——坡道、室内、回到坡道。

640.webp (18).jpg

剖面

依据坡道的位置剖出了剖面——从何处开始、到何处结束,可以由此看出连续的运动。

640.webp (19).jpg

悬挂的平台

光从来自天空,就像我在另一个博物馆中所作的一样。在这个房间中,我做了一个悬挂着的平台,光经反射进入室内。而在平台之内,可以隐藏诸多设备(安全、消防等等)。于是我得到了一个发光的空间。

640.webp (20).jpg

顶光与开窗

这是在另一个项目中,在这样一个房间中,非常传统的自然光和人工光从天花板进入。如果馆长允许打开窗户,便面向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花园。

640.webp (21).jpg


方案模型

另一个项目是我第一次与美术馆馆长合作,那是一个非常美好的经历,一切进行的相当顺利。

640.webp (22).jpg

方案平面

这是博物馆原先的部分,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传统房间的集合体。而新的部分不止一层。业主或许想要一系列连续的房间,并用一个不是非常高的门来连接,并和原先的空间配合协调。

我理解这一点。因为业主第一次和我联系的时候,我正好在参观丹麦的一处巴洛克式的宫殿,那里有一个和现代艺术相关的展览。整面墙的绘画,充满了巴洛克式的装饰和绘画。我并不记得绘画的人是谁,但在塑造巴洛克式的空间方面,他无疑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奇怪的是,时至今日,倘若我们在博物馆中布置些细节,许多馆长是反对的。他们暗示,我们在和艺术家进行斗争。没有人再相信建筑是一门艺术,于是今天只能用一些线来进行装饰。但是在很多美术馆(比如卢浮宫和普拉多美术馆),甚至是一些现代艺术美术馆,虽然馆中满是装饰,但没有人提出抗议。但是今天你只能用一些线来进行装饰。

640.webp (23).jpg


模型

从这个模型中,你可以看到它如何与山体发生对话,可以看到狭窄的花园、一层平台、咖啡厅、造型夸张的坡道以及被阳光穿透的屋顶。

640.webp (24).jpg


模型

你可以看到坡道上的小孔,其实我在开窗和采光方面受到了质疑。客户会问我,这里有梦幻般的风景——如此巨大且美妙的水面,为什么你却不做窗户呢?我说:“不,请等待。最后,你会明白的。”

640.webp (25).jpg


施工现场

这是施工现场道路下停车场的建设。我们不得不先封闭一半道路。待一侧完成,如法炮制,再去做另一边。

640.webp (26).jpg


施工现场

在这里可以看到了三角洲、看到了山、看到了延伸的水面(虽然展示得不是很好)。实际上,我对这座塔楼非常不满——它靠近博物馆且模样丑陋。但后来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逐渐地,我开始喜欢那座塔楼。博物馆不再孤立,它有一个朋友,他们之间形成了对话。

640.webp (27).jpg


停车场完工

停车场首先完成。我把灯光悬挂在墙上,它与大多数停车场不同,是一个非常舒适的空间。业主非常喜欢这个空间,并想将这个空间用于展览。对此,我不得不说:“不,请不要这样”。

640.webp (28).jpg


施工现场

项目引导者是当地产业的工程师,也是资助者之一,我们雇佣了最好的木匠,最好的工作人员以及组织团队,他以强大的指导能力进行建设。因此,访问工地非常有趣。你可以看到白混凝土中的钢筋,铺设的相当不错。

640.webp (29).jpg


项目完工

此时这个建筑已经接近完成,可以看到狭小的窗户、茂盛的植被和宽阔无垠的水面。

640.webp (30).jpg


项目完工

马路并不宽阔,只能单向行驶,但是这个宽度对于地下的停车场来说已经足够了。

640.webp (31).jpg


项目完工

这里是建筑背面,明确的几何感与丰富植被形成鲜明的对比。

640.webp (32).jpg


项目完工

尽管遇到了困难——角度需要转换,但混凝土施工情况非常好。因此施工单位的技巧值得称赞。

640.webp (33).jpg


施工现场

在这次访问中,内部已经施工完成。这是项目中较为困难的地方,即内外部坡道的相连。控制不同的水平高度的坡道很是困难。

640.webp (34).jpg


项目完工

我必须要有所坚持。很多人告诉我,他们不喜欢这些窗户,我也差点动摇,但最终我坚持了自己的想法。当委员会的成员来到建筑之中,看到了你们所见的小窗户,并从中看到了附近整个的城镇,然后他们开始相信“窗户”的魅力。那看起来很小的窗户,实际尺寸却很大,你可以从外面看到他们在环境中闪烁。

640.webp.jpg


施工现场

这是另一种窗户,消除了光的影响。我必须说,白天,这个博物馆是不需要电灯的,自然光就足够了。到了晚上七八点才需要补充光线。而且他们认为这样更为健康。因为此处光照非常强烈,天花板上只需要有一个小开口,就已经足够了。

640.webp (1).jpg


项目完工

这是首层的场景,可以看到大玻璃和大开口。然后你可以看到坡道的开端,也是外部坡道与内部的交汇处。有两个不同的层。从天花板进入的光线可以照到这个大空间,以及各个楼层。那里有人造光(作为补充),其实是不需要的。因为事实上,来自天花板的光线已经占据了整个空间。

640.webp (2).jpg


项目完工

天花板上有一个非常小的开口。实际上,因为开口很窄。光线始终先反射在这面墙上,再漫射进整个空间。

640.webp (3).jpg

项目完工

在内部坡道上,你可以看到所有的房间。下面两个房间由人工光照亮。但是最后一个房间有来自天花板的自然光。 这种空间也许出自有意识的设计,我记得在古根海姆博物馆中的场景:在坡道上,你可以看到整个展览,并和他们建立联系。然后,逐个欣赏展品。

在内部坡道,你也可以看到一切。 但路线时连续的通过这些房间的,然后再通过坡道向上并走到外部, 再走到内侧。 所以你不会像在正常的美术馆中一样折返,而是以一种螺旋上升的方式参观完整个建筑。这参考了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坡道。谁不知道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呢?

640.webp (4).jpg


项目完工

最近有一个展览,这个展览占据了整个中心空。我很高兴,因为这说明这个美术馆有接收并组织新的展览布置的能力。如果真正的艺术家能够和空间发生对话,那么会比一个纯粹的中性空间更好。我不认为博物馆应当是中性的。他们必须具有强大的相容性,同时可以激发对话和创新,而不是提供一个消极的环境。

640.webp (5).jpg


项目完工

建筑倒映在水中,这是完成建设的阶段。非常感谢。

问答


640.webp (6).jpg

Q:晚上好,很高兴第一次能够有机会直接作为建筑师向西扎并提出一些问题。

我必须说,当我在波尔图上学的第三年,分析了西扎做的一个小亭子,那是一个使我了解到什么是建筑的重要时刻,同时也是关于实际上建筑是如何影响教学的。 似乎很难复制西扎经历的思想过程——如同他解释过的一般。但是,当你开始分析建筑时,你真的看到了历史上不同时刻的不同参考,就像与我们在这里看到的不同建筑师的对话一样,以一种非常专业的方式聚集在一起。

而且我认为,学习历史上不同风格、不同语言、不同时刻的空间,并将它们流畅地汇集在一起。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课程。一旦学有所成,将对建筑师的职业生涯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

对于所有建筑师,有一点我不得不问:首先,实际上,你觉得你本人的学习经历对于您在建筑创作方面有多大影响? 因为你开始在一所既有艺术又有建筑的学校,而你本人从雕塑开始,然后决定转向建筑。因此,人们不可避免地将你视为“空间雕塑家”。

A:我认为没有直接影响。也许因为我真正想要学习的是雕塑。对我的家人来说,这是一个奇怪的选择。 我决定进入学校,因为那里有三个学习方向——绘画、雕塑和建筑。然后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地自发地转向了雕塑。 那时正处在学校 “黄金时代”,有了新的教授团队和学系主任。 同时也有新的政治局势,外部环境趋于缓和。开始有了一些自由,虽然并不多,但足以使你与众不同。有一些非常好的教授。所以我暂时忘记了雕塑,转而投身建筑。

而我开始做雕塑的时候,几乎还是个孩子,做的是一些木质的雕塑。我家中没有人与艺术有关。我父亲是一位工程师,但完全属于另一个方向。他喜欢去博物馆,但往往为了消磨时光,不是真正感兴趣;同时也并不太关心他儿子将走哪条路。所以尽管我很迷恋建筑,但我并没有建立起建筑(和我的生活)之间的联系。甚至在学校,关于艺术之间关系的经验,也并不是特别令人满意。

当时的导师非常坚持不同艺术之间的合作。 他们做了一个要求:把绘画、雕塑和建筑学生放在一起,叫做“艺术的联系”。但尝试并没有成功。因为,“艺术的联系”是不能被强迫。所以直到后来我有了工作经验,才真正与其他艺术建立了联系。之后导师关注的是建筑和雕塑的关系。于是,她后来开始研究建筑——假设有人制作出奇妙的雕塑作品,作品对空间的感觉是怎样的?应该把作品放在室内还是室外?

因此,导师强化了我对建筑、音乐、电影(一个电影制作人,或许曾经研究建筑,并将他们混合起来)、芭蕾、雕塑、绘画之间更大关系的认识。 它们是同一个家庭,所以有那么多自然的联系,并非刻意的规律。我觉得这给了你一个自发的、客观的方式去将所有东西组合在一起。

Q:另一个可能与你联系的方面,是您在讨论一些和艺术相关的参考时说:“不知怎的,我总是想起毕加索的句子说:一旦你学会了画画,那你就必须忘却你学过的。而且我认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你的很多作品中所展现出来的想象力,事实上,对事物没有明显的理性解释。 并且感觉几乎可以直接从图纸内容转化成现实状态,甚至图纸中出现的错误也将直接转化为建筑形式。因此,人们会发现很难解释为什么某个作品、某种形式或某些选择出现在某个地方。

您自己也认识到自己的项目中存在这样的问题吗?

A:是工作完成后吗? 如果工作完成了,我希望,作品应该非常清晰且明确。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它必须经历,就像我之前所说,“疯狂的事情“,而不是让理性成为提前的预设概念。为什么这个方法能解决问题?因为要经历这些困难。但是,建筑要在某种程度上实现平面的理性。

平面回答功能问题,而我是一个功能主义者。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建造的过程包括了一种对于环境和功能的解放。我是说,我钦佩的建筑是,通过持续几个世纪的社区以及相关的非常特殊生活方式的设计,并将这种方式发展几个世纪,最终实现功能上完全的自由。因为那时监狱、博物馆、市政府、住房、图书馆,一切都在这个环境中良好运作。有趣的是,这是通过非常强大的纪律来实现的。但这种纪律并不意味着限制,纪律意味着容纳真正的自由并落实为空间。

· 讲座视频 ·

观看地址:

https://v.qq.com/x/page/a0806pnlg05.html

讲座原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ZM-3Aa3ATw

文中使用的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观看

书籍

微信截图_20190125132102.png

微信截图_20190125132206.png

纪录片

Alvaro Siza - oPorto Architecture School | 02/23

观看地址:https://v.qq.com/x/page/c0806kiruqw.html

视频原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0iEq8kNCEc

微信截图_20190125132316.png

微信截图_20190125132329.png

1条评论
荣誉快递员
荣誉快递员 2019-01-26 13:58:11 回复 0

这个人很厉害的! 爱奇艺里面建筑世界纪录有他!

全球知识雷锋 全球知识雷锋

作者:乔润泽
原文链接

media@archcollege.com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close
社交账号登录
close
close
close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