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好莱坞的那些失业建筑师们

2019.03.08 | , , ,
电影建筑师 电影建筑师

作者:毁男孩的小图纸
原文链接

2013年,纽约时报和CNN等知名媒体都因为当时高达13.9%的建筑毕业生失业率纷纷以“建筑师的奋斗”为主题进行报道。许多西方建筑公司不愿意雇用新的全职成员加入他们的团队,导致大约40%的建筑毕业生毕业后追求建筑专业以外的工作。

早在2013年Archdaily就列出了建筑生毕业后的职业去向:

建筑相关专业毕业生就业去向分布图

可以看到,由于建筑学的“杂家”属性,欧美的毕业生去向包括了服装、网页、二维图形(插画或平面设计)为代表的“设计圈”及建造、教育、旅游等领域。

但今天要重点介绍的是欧美建筑毕业生的“电影人”之路。先来看看下面这张图:

拥有建筑背景的好莱坞电影人图谱

上图为西方拥有建筑学教育背景的电影人图谱。横轴为他们各自的学历背景、电影成就、参与电影的数量及入行年份,纵轴为他们所处的具体职业:囊括了导演、布景设计师、演员。

电影业是能够为建筑师提供广泛职位的最有创意,最有影响力的领域之一。 事实上,那些具有建筑背景的人几十年来一直在向电影制作工业领域过渡。

但提到演员这个职业,你可能会说它不具备普适性和代表性,毕竟无论哪个行业,演技(脸)才是当演员最重要的条件。(心疼被过度炒作建筑身份的吴彦祖...)

《漂亮的房子》:你们的吴工已上线~

其实,对于考虑电影行业的建筑毕业生来说,布景设计可能是最合适的入口。

接下来要介绍一位转行电影布景设计较为代表性的建筑师Anshuman Prasad,从他的成长背景及行业经历中或许可以看到建筑师的另一番可能。

 01 Anshuman Prasad 

建筑出身的布景设计师Anshuman Prasad

先来看看他参与并设计的电影场景作品:

《美国队长2:冬日战士》

神盾局局长尼克·弗瑞的秘密住所设计


九头蛇反派遗传学家佐拉的地下实验室设计

在《美国队长:冬兵》的制作中,Prasad负责设计反派的地下实验室。这个地下室设定为拥有五十年的历史,封存着反派Arnim Zola的大脑。 “这是一个棘手的设计概念,”Prasad回忆说。 “这套地下室设备看起来应该像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所建,但它将拥有当时最先进的技术。”为了捕捉这个概念的“复古未来主义”气氛,他决定采用一个参考地下停车场空间设计的方案,一排排厚厚的柱子加入到设计当中,总体上是一个带有邪恶造型感的军事建筑设施。Anshuman Prasad解释说:“这个场景里的电脑必须看上去有点邪恶。

电影《全面回忆》

穿越地心的“超级电梯”Passenger Pods的内部仓设计


“超级电梯”Passenger Pods的电影剧照

此外,他还参与了《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龙纹身女孩》、《虎胆龙威4》、《敢死队》、《终结者2018》等著名大片的场景设计。2012年,他因为《龙纹身女孩》中的设计获得了“艺术指导协会”颁发的 “优秀制作设计奖”。下图为至2014年他参与过的10部电影:

Anshuman Prasad参与过的影片

除了场景,他还设计电影中出现的道具,比如下面为《终结者2018》设计的Moto Terminator

《终结者2018》的反派机器人Moto Terminator

Anshuman Prasad本科就读于印度马尼帕尔理工学院,学习建筑设计。他从小就特别喜欢看电影,大学时甚至常常躲进当地的录像厅,看了上千部各种不同题材的电影。他认为当时的好莱坞相比于宝莱坞对电影场景及建筑的设计更加重视。

在1999年完成本科学位后,Prasad在新德里的一家建筑公司工作。 公司的工作很有趣, 设计包括了办公室和住宅室内设计以及大型政府项目。但Prasad发现自己慢慢开始变得不耐烦,因为他明白就算是最优秀的建筑从业者,职业的晋升和报酬还是增加得十分缓慢。他认为一个建筑师达到具备从业地位的水平需要耗费太多年限了。不安分的Prasad开始考虑好莱坞发展的可能性。

2002年,Prasad开始入学就读UIUC(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建筑学院的硕士课程。他确切地知道他想学的东西不是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罗比住宅或密斯·范·德·罗的西格莱姆大厦建筑,而是弗里茨郎的《大都会》和雷德利·斯科特《银翼杀手》里出现的建筑。

他为电影《300勇士:帝国崛起》设计的的Artemesia’s Command Ship

要进行如此新颖领域的探究,Prasad需要得到好的指导; 他的论文导师凯瑟琳·安东尼(Kathryn Anthony)教授成了他的良师益友。 安东尼回忆说:“他从各种角度对电影进行了非常全面的回顾,包括物理环境对人物行为和故事的影响。”他的硕士论文——“超越现实:1980年至2002年主流电影中的建筑叙事” ( Mise-En-Scene: Narrative Through Architecture in Main Stream Cinema(1980-2002))在UIUC毕业生年度硕士论文中脱颖而出。

从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建筑学硕士毕业,Prasad搬到洛杉矶去追求布景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2003年,Prasad在一个特效工作室担任助理,他的老板帮助他获得了一张绿卡。 他开始工作,为几部小型廉价电影创作了一些作品。 在三年之内,他被聘请为他的第一大片《虎胆龙威》的布景设计师。 他在这部电影中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设想一个足够强大的电梯,以容纳反派的SUV。

他为电影《龙纹身女孩》设计的的Martin Vanger’s Basement

电影是一个合作为主的艺术形式,Prasad在创作过程中与很多公司合作。 在制作的早期阶段,他经常与插画师和艺术总监进行交流。接近完成时,他花了更多的时间与工作室的施工团队交流。 “艺术部门的大小因电影的规模和范围而异,”Prasad解释说。“例如,相对于戏剧艺术,一部科幻电影常雇用一个更大的工作团队。”

Anshuman Prasad认为他的电影生涯更像是建筑领域的竖向专业化实践,而不是放弃建筑从头开始。因为他作为布景设计师的经历让他对空间的气氛和特征有了新的认识。特别是,光线、阴影、反射和雨水在空间中创造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 作为一名布景设计师的好处是所有这些条件都可以控制。 他还认为,布景设计的最关键的方面是比例的控制,在这点上建筑学背景帮助非常大。

“建筑学的背景在布景设计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它帮助我对于空间比例、细节、气氛有了更深的理解”Prasad解释说。

工作中的Anshuman Prasad

Prasad并不后悔花时间去设计那些不真实的建筑。 他说:“当我设计布景设计的时候,我会经常看到建出后的场景和我最初想象一模一样。”而在现实世界的考虑因素,比如房地产市场的起伏或者室内水暖或空调系统,永远不会限制电影场景设计的发挥。 Prasad的建筑虽然是虚构的,但它们是不朽的,不受时间和空间的影响。Prasad说:“你看五年前的建筑,雨水和太阳已经对它产生了影响。但是我的布景永远不会改变。 在现实生活中,它可能已经变成废墟,但在电影中,它总是处于原始状态。”

Anshuman鼓励建筑学生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探索并找到一种获得并利用新知识的方法。“学习建筑使我能够相对平稳地过渡到布景设计。”他感叹到。

无独有偶,《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制作设计师(Production designer,也称为美术指导,布景设计师的上级职位。)凯瑟琳·马丁认为她的工作与建筑师有许多相似之处。二者的任务都是通过控制预算、时间、后勤、规程等方式营造一个概念性的场景环境;二者都有相似的创作过程,比如构思想法,然后与专业团队合作协调,最后将这些创意以实体形式呈现出来。当然,为了尽快配合电影投入拍摄,制作设计师的工作时间可比建筑师紧迫得多。

《红磨坊》《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制作设计师凯瑟琳·马丁

和建筑师一样,制作设计师也非常需要合作、构思概念并懂得创造性的解决问题,同时,建筑的3D建模及建筑绘图技能在布景设计中发挥了巨大优势。在专业领域,西方建筑师是完成项目所需的无数建造团队的中心。而制作设计师也是如此,他需要协调好从置景,服装到灯光,特效,特技等在内的各个部门的合作。

与建筑师相比,布景设计师所创作的建筑及环境拥有更多的创作自由度,也不需要太多考虑细节,看上去像那回事,足够吸引人就够了。但可惜的是,电影结束后,布景设计师的成果基本都会被拆除,虽然它已经永久地存活在电影中了。

《了不起的盖茨比》与《红磨坊》都是当年各自的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影片

当然,说是不太考虑细节,并不是说细节不重要。建筑师考虑的细节在于细部的构造与节点的功能性与美观性,而布景设计师考虑的细节在于场景中的每一个视觉元素(至少在镜头里看到的那些)要让眼尖的观众相信电影里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这需要一定对建筑知识的精道了解。为了保证建筑场景的严密性,好莱坞电影团队里常包含建筑背景的制作组成员。

其他迈进电影布景设计行业的建筑人:

 02 Tino Schaedler 

Tino Schaedler于1999年在德国汉诺威大学取得建筑学硕士学位,从2003年到2011年,参与了多部电影巨制如《查理和巧克力工厂》、《V为仇杀队》、《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等。

Tino Schaedler参与过的十部电影

他曾在Daniel Libeskind和Barkow Leibinger的事务所工作了三年,同时在柏林艺术大学负责Studio的数字领域教学。

他承认,作为一名建筑师,他感到有些窒息。 虽然被建筑的媒体和技术吸引,但他忍受了太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和少得可怜的工资。 他很快就意识到了他在数字软件领域的建筑设计能力和表现技巧的潜能,并决定去温哥华电影学院学习。他在2003年毕业时获得了3D动画和视觉特效的专业文凭。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中奇幻而怪诞的场景设计

Schaedler意识到,他的建筑背景在对其他领域的理解力和敏感度上提供了巨大帮助。放弃建筑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它提供了更多自由创作的可能性和串联不用领域的机会。他的建筑生涯转变为虚拟布景设计师,这让他不再受传统建筑实践的限制。

他把空间视为由叙事驱动的载体,而不是在概念上的三维网格。 Schaedler沉浸于完全掌控自己设计工作的激情之中,逐渐成长为虚拟布景设计师,艺术总监。

 03 Joseph Kosinski 

Joseph Kosinski在1996年取得了斯坦福大学工程学士学位,并继续攻读哥伦比亚大学,于1999年取得了建筑学硕士学位。他认为学习建筑让他学到了两件事:自我批评能力和明白了自己不想做建筑师。

Kosinski于2010年凭借《创:战纪》(Tron Legacy)一战成名。 他能胜任这些设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在学习建筑时学到的数字建模技巧。最初,迪斯尼试图使用与黑客帝国类似的电影制作方式,但是Kosinski说服制片人Sean Bailey雇用他,因为他有能力在Tron世界中创造出一个全新的概念世界。

《创:战纪》剧照

2013年,Kosinski作为导演继续指导了由汤姆·克鲁兹主演的《遗落战境》。这部电影首周便上升到了欧美票房榜第一位,使Kosinski的建筑背景越来越受到关注。 在电影中,他创造了令人赞叹的虚拟建筑作品——天空之塔,成为了科幻电影里的经典场景设计之一。作为一名电影制作人,他可以成为一个梦想家,使用与建筑师相同的数字工具,但却创造出目前无法建造的东西。

Joseph Kosinski指导的三部电影


《遗落战境》中非常硬核且落地的天空之塔设计

看了以上的建筑电影人后,可以说,这种在创意设计领域之间的跨界使得他们获得了丰硕的设计成果,更高的薪水以及满意的生活状态。而他们的故事提醒我们,行业低潮并不妨碍建筑教育给予我们的恩惠,建筑人拥有更踏实的创意基础、技术知识和在各行业间取得成功的灵活性。

在一个标准的建筑公司工作可能不适合每个人,每个时代也有每个时代的行业风向,最终成功与否的因素归根结底在于个体的差异,打造属于自己的职业道路,或许某个理想工作正默默地等待着你。

0条评论
电影建筑师 电影建筑师

作者:毁男孩的小图纸
原文链接

media@archcollege.com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close
社交账号登录
close
close
close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