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最后的最后,“他”还是和“他”走到了一起

非标准建筑工作室 非标准建筑工作室

作者:马强
原文链接

我们相爱,就是道德。

《卡罗尔》

作为单身狗保护协会的资深会员,非标一直为画图界的各路单身狗操碎了心。为帮助大家脱单还专门推送过一篇小哥“二选一”供妹纸们参考:


然而,评论区的妹纸还是真相了:

所以,我觉得吧,

与其苦苦等爱还不如……就…….

在!一!起!

让我们做彼此的天使,互相守护,

不好吗?

正是:

建筑加结构,方案太优秀;

结构加建筑,中标小能手。

而且也早已诞生过一对模范CP,就是——

约格·康策特(Jürg Conzett)&

彼得·卒姆托 (Peter Zumthor )

左:约格·康策特(Jürg Conzett)

右:彼得·卒姆托 (Peter Zumthor )

那一年,我们相遇

那一年,42岁的“非著名建筑师”卒姆托刚成立了一个勉强能叫做事务所的事务所。事务所一共就俩人,一个是总建筑师,另一个是副总建筑师。

那一年,29岁的“准结构师”康策特刚从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ETH)完成学业,正站在人生的街角迷茫思考:该从哪儿弄到下一顿的饭钱。

一个急着招人,一个要找工作,加上本身又是“老乡”,相见无语泪先流。

于是,

康策特成了这家只有两个人的事务所的第三者。

对,没错。为了面包,结构专业的他选择当个临时“助理建筑师”。

而这一“临时”就是七年。

七年间,他们合作完成了罗马考古基地保护所等很多作品。甚至在2000年,还一起合作了汉诺威世博会瑞士馆。

然而,十三岁的年龄差还是败给了“七年之痒”。

康策特逐渐开始移情别恋,有了更谈得来的其他小伙伴。并最终和Gianfranco Bronzini成立了现在的CBP(ConzettBronzini Partner)事务所。


离开你,我才终于活成了你

从CBP的官网上可以看到,这个由“结构师”主导的工作室并不是很“正经”:

路桥工程和建筑项目大约各占一半,而且路桥的设计本身似乎就超出了工程设计的范畴,呈现出更多的可能性。

因为,被卒姆托调教过的康策特果然是有两把刷子:

一把叫做“结构师”,一把叫做“建筑师”。

看看他的代表作:

“枕木峡”步行桥

(Traversina Footbridge)

康策特终于用卒姆托教过他的本领完成了超越建筑的设计。

关于这座桥的背景略有点复杂:

曾经的罗马古道一直延伸到瑞士东部Graubünden州的阿尔卑斯山区:这是一个穿越了森林、山洞、悬崖、河流又布满旁支错节的山路路网。山路的沿途,留下了诸多修道院、礼拜堂等历史遗迹。(据说歌德18世纪时曾沿着这条古道,从德国前往意大利。)而随着当代徒步探险的兴起,这一系列支离破碎的道路被重新划入了整个旅游网络中。

策划由一个民间私募基金发起。由于没钱按照原样修复山谷中的渡口,所以他们便找到了康策特的事务所,希望能够在下图所示的“枕木峡”修建一条跨越两岸的步行桥。

山路崎岖,大型机械和施工人员难以进入,加上当地的气候条件使得建造季节很短,因此主体结构必须通过预制完成。

但桥的跨度至少需要48m,而当时直升机最大承载量仅为4.3吨。

此时常用的Pauli Truss(鱼腹式桁架)和SchwedlerTruss(施韦德勒桁架)都不能满足这一需求:这两种结构体系不仅在重量上超过了直升机的最大荷载;而且当步行者在桥梁上行走时,视线与自然环境之间总会不断地被桥梁自身的构件所阻断。

如果是一般的结构师大概根本不会注意到这种视线感受,但康策特是被卒姆托教出来的结构师啊,他完全不能容忍这种构筑物本身在环境和人之间的强行介入。

So,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建构形式来满足这一特定的需求。

从长轴上看,如果将整个桥视为一个承受均布荷载的简支梁,那么在此方向上桥身受力的弯矩图则为抛物线形。

而呈现抛物线形的桁架恰好能使整个下部环带保持均匀的受力。此时的桁架由上弦的层压木制成的水平连续梁、竖向压杆、下弦收拉钢索和拉结钢索构成。

经过计算可以发现,在跨度不变得前提下,桁架的重量对于桁架高度的变化更为敏感,而分隔的段数对于整体重量的影响不大。

在允许的最大范围内,桁架的高度选用了5m,分隔段数为24。

再从短轴上来看,通过康策特的设计阶段草图可以发现,最终的剖面形态实际上是遵循着渐进的构成原则,“加减混合”操作形成。

第一步:步道直接与下部梯形桁架相结合

此时下部桁架主要承担竖向荷载,上部的步道呈“U”形,主要抵御水平向风所带来的扭力。上下两部分通过桁架的上弦,即层压水平连续木梁相连接。此时的上下部分通过简单的加法直接联系,逻辑清晰。

第二步:步道通过H形框架与下部梯形桁架结合

步道的侧向肋杆向下延伸形成H形框架并与与下部桁架的竖向压杆相连。此时的步道在之前的基础上通过H形框架与桁架链接,获得了更高的整体强度。同时,桁架中本身只受压的竖向压杆开始产生了弯矩,这使得整个结构的建构逻辑开始趋于复杂。

第三步:步道通过H形框架与下部三角形桁架相结合

上部步道形式不变,下部梯形桁架上边(即连续木梁)缩短,使得下部由原来的梯形桁架转变为三角形桁架。此时,原来梯形桁架内的斜拉索被删除。由于桁架上弦变窄,使得上部步道与下部桁架的联系减弱,抗扭能力变小。为了弥补这一损失,H形框架比上一步更加深入桁架部分。

第四步:步道通过H形框架与下部三角形桁架相结合

在上一步基础上将下部桁架的竖向压杆一分为四,以便于上部H形框架和桁架水平压杆深入到竖向压杆之中。同时,细长的十字断面能在降水后迅速风干,有利于提升压杆的耐久性。同时,增加线条使得下部结构显得更为错综繁密,与周遭的山林形成了呼应。


至此,一个混合结构产生了。

它包括上部的U形步道,H形框架和下部的三角形桁架:H形框架是上下两部分的连接件,上部U形步道主要抵抗水平风载,增强整体的抗扭能力,三角形桁架的竖向压杆既受压,也同时承受着一部分H形框架所带来的弯矩。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单从一个结构师的角度去看,上部步道如果采用杆件式的栏杆可以大大减少水平向风对于桥的影响。

但康策特在此“并不合理”的采用了栏板进行围合,这主要出于美学和行人心理的考量:整体来桥梁上部简洁敦实,下部繁复轻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关系。而且,栏板有较好的围合状态有利于降低行人在步行中恐高心理,同时,刻意将栏板提高到1.5m的高度,可以将视线引向远方而不是直指河谷。

像鸟儿那样轻

康策特曾谈过他与卒姆托合作七年中所得到的认识:

“我并不寻求独立的工程美学,即常被人提起的‘承重的清晰性’。我的目标更加适度,但同时又雄心勃勃——工程师的工作应是建筑的一个部分,不论它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也就是说,它应该属于建筑。”

建筑之美,既在于划破天际的凌空身姿之上,也在无微不至的结构细节之中。

法国有一句诗,

像鸟儿那样轻,而不是像羽毛。

源于自身力量的轻盈才是飞翔。


本文感谢大师姐林雅楠的文字编辑和指导

本文图片

图【1】来自http://www.traversinersteg.ch

图【2】来自http://www.baidu.com

图【3】、【4】来自https://v.qq.com/x/page/l0509buehmk.html

图【5】来自https://cbp.ch/

图【6】、【7】、【13】来自https://www.pinterest.com

图【8】来自http://www.traversinersteg.ch

图【9】、【12】【14】来自《Structure as Space》

图【10】来自https://www.teachengineering.org

图【11】来自《世界著名桥梁设计》

其余分析图与动图全为作者自绘,转载请注明

2条评论
xushug
xushug 2018-12-03 10:35:22 回复 1

诗句 源于自身力量的轻盈才是飞翔

糖分
糖分 2018-12-03 15:05:05 回复 0

源于自身力量的轻盈才是飞翔,飞得起来就是一个境界啊

非标准建筑工作室 非标准建筑工作室

作者:马强
原文链接

media@archcollege.com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close
社交账号登录
close
close
close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