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我的学堂 我的旅行 退出账号

当代最反常规的建筑师到底是谁?

时尚芭莎艺术 时尚芭莎艺术

作者:时尚芭莎艺术
原文链接



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

从上海世博会的英国馆,到纽约哈德逊广场的景观项目“Vessel”(容器),备受争议的建筑师托马斯·赫斯维克始终不满足于固定的设计语言。这位履历光鲜、人生开挂的“当代达·芬奇”,究竟为何拒绝被称作“建筑师”而自诩为“发明家”?


向冰冷的钢筋混泥土

说“不”!


“这个庞然大物到底是什么?建筑、雕塑还是毫无实用价值的景观装置?”、“它和纽约简直格格不入!”、“这像极了一个巨型垃圾桶!”……伴随着全社会的批判和质疑,由英国鬼才建筑师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设计的公共景观项目“Vessel”(容器)于今年三月正式向公众开放。


位于纽约哈德逊广场的景观项目“Vessel”(容器),2019年 ©Heatherwick Studio

蜂窝状的楼梯、圆形环绕的台阶、抛光铜色的钢材骨架——耗资两亿美元的新型地标建筑“Vessel”在哈德逊广场(Hudson Yards)拔地而起。人们不仅可以通过攀爬几何形状的楼梯体验拾级而上的乐趣,还能在迷宫一般的建筑内部探寻其自身的魅力。

“Vessel”(容器)的内部结构图 ©Heatherwick Studio


“Vessel”(容器)的效果渲染图 ©Heatherwick Studio

尽管评价褒贬不一,“Vessel”却在吸引游客的同时成功塑造了一个趣味十足的社交空间: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这里相遇、交谈或相视一笑,在呼吸之间共同体会着纽约的风情。

哈德逊广场景观项目“Vessel”(容器)的设计理念 ©Heatherwick Studio

这一切都与托马斯的设计理念相吻合:这个巨型“容器”既没有淹没在周围的摩天大楼群中,也并非一个死板、单一的静态雕塑或纯粹博眼球的构筑物,而是在流光溢彩中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托马斯·赫斯维克,“Vessel”(容器)的设计手稿 ©Heatherwick Studio


“我希望能设计出人人都可以使用、触摸且参与其中的建筑物。优秀的设计应该与城市和生活息息相关,它理应成为地域文化的象征和人类情感的承载物”,托马斯如是说道。

“Vessel”(容器)的灵感来源:印度的阶梯天井式建筑 ©Heatherwick Studio


非科班出身的

“当代达·芬奇”


1971年,托马斯·赫斯维克出生于伦敦的一个艺术世家,但是“根正苗红”的他却显得极其不安分。小时候,托马斯总喜欢在闲暇之余拆装家电一探究竟,活脱脱成了别人眼中的“熊孩子”。


托马斯·赫斯维克,Aberystwyth Artist Studio的设计手稿 ©Heatherwick Studio

正因如此,对世间万物充满好奇、自小立志成为“发明家”的他在大学期间毅然选择了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s)的3D设计专业,渴望将年少时天马行空的想法转为现实。

即使非建筑专业科班出身,年仅23岁的托马斯一毕业就自立门户创办了“Heatherwick Studio”——众人眼中的“不正常”设计事务所。

托马斯·赫斯维克工作室的官网首页:http://www.heatherwick.com ©Heatherwick Studio

托马斯·赫斯维克工作室的官网首页 ©Heatherwick Studio

由于深受珠宝设计师母亲的影响,托马斯认为,不同于城市中大多数用于营造空间、定义场所的建筑物,首饰和衣服等小型物件实际上承载着更多情感和记忆。若想打破当下建筑发展的固定程式,则必须向设计中倾注人文情怀和创新意识。


托马斯·赫斯维克,实用雕塑Paternoster Vents,伦敦圣保罗大教堂前,2002年

因此,以人本主义精神为导向,托马斯和他的团队致力于在单一的实践中结合建筑、设计和雕塑,逐渐形成了一种以“发明和发现”为核心的工作模式。这样的他正如文艺复兴三杰的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一般,始终秉承着艺术领域的理念,在求真之路上孜孜不倦地探索。

上海世博会英国馆的“种子圣殿”,2010年 ©Heatherwick Studio

2010年,红遍上海世博会的英国馆可以说是托马斯迄今为止最负盛名的作品之一。他和团队从47个竞标方案中脱颖而出,甚至击败了有“建筑女魔头”之称的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而一战成名。

托马斯·赫斯维克,“种子圣殿”的设计手稿 ©Heatherwick Studio

拒绝用表象化的方式展示国家形象,托马斯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大笨钟、雨伞和双层巴士这些陈词滥调般的英国元素。

为了响应当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托马斯将着眼点放在了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上。他从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城市公园中汲取灵感,设计了外形犹如蒲公英的“种子圣殿”(Pavilion of Ideas)。

“种子圣殿”内部 ©Heatherwick Studio

这座建筑的周身插满了六万根中空的透明亚克力纤维管,每根管子中都藏有形态各异的种子。当观众置身于场馆内部时,即会感受到隐藏在“种子圣殿”神秘外表下的内在生命力。


亚克力纤维管中放置的种子类型 ©Heatherwick Studio

正如设计者本人所说,“种子是孕育着巨大能量的生命之未来”,这座建筑又何尝不是寄托着人类对未来的希望呢?

亚克力纤维管的细节 ©Heatherwick Studio

从伦敦、上海到纽约,托马斯的设计项目遍布全球。让我们将目光转向非洲大陆,2011年,他主持设计了位于南非的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Zeitz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frica)。这座建筑原本是一座谷仓,被南非人民当作某种精神的象征而保存至今。



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外景,2011年 ©Heatherwick Studio


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内部,2011年 ©Heatherwick Studio

为了延续谷仓的历史价值,托马斯在保留外观整体性的基础上,在内部挖出了大小不一的以谷物为原型的空间,仿佛细胞组织一般向上延伸。


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旧址 ©Heatherwick Studio

在营造出一种神圣教堂式美感的同时,引人入胜的内部空间实际上拉近了公众与艺术的距离,建筑改造在此刻又演化成了一次历史存续与未来创造力的结合。

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设计理念图 ©Heatherwick Studio



建筑师?

不,发明家!

托马斯·赫斯维克无疑是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建筑师之一。他不仅被《泰晤士报》誉为“英国当代最具创意的奇才”,还在36岁时就斩获有“设计界奥斯卡”之称的“菲利普亲王设计奖”(Prince Philip Designers Prize),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英国皇家设计师。尽管如此,这位善于打破既定规则的建筑师却更愿意被视作“发明家”。


工作中的托马斯·赫斯维克 ©Heatherwick Studio

图中这把像陀螺一样的椅子(Spun Chair)就是托马斯脑洞大开的产物。这种椅子完全摆脱了传统座椅四平八稳的形式,看似无法驾驭,实际上完全符合人体工学原理。一旦落座,即可感受360度的对称式旋转和摇摆。

托马斯·赫斯维克设计的陀螺椅,2007年

如果你认为陀螺椅已经是托马斯最具创意的发明,那就大错特错了。为了方便行人通勤和货轮运输,他甚至在伦敦的大联盟运河上设计了一座能卷起来的桥(Rolling Bridge)。

托马斯·赫斯维克,Rolling Bridge,2002年 ©Heatherwick Studio

这座被钢材包裹、看似冰冷无奇的桥在回缩时会卷成一个极具几何美的圆形,吸引来去匆匆的城市行人放慢脚步,感受生活中的平凡之美。

托马斯·赫斯维克,Rolling Bridge,2002年 ©Heatherwick Studio


2015年,受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委托,托马斯为该校设计了一个新式的学习中心(Learning Hub)。没有传统的走廊,该建筑包括12个层叠的圆形教室,将教师和学生巧妙放置在了统一的学习环境中。

托马斯·赫斯维克,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习中心,2015年 ©Arch Daily

托马斯重新定义了优质学习空间的概念:在增加人与人之间互动的同时,日光从顶部倾落至如花园般的大楼中,象征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托马斯·赫斯维克,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习中心,设计原理图 ©Heatherwick Studio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花瓣火炬筒”——同样出自托马斯之手,这个火炬筒由204个铜质花瓣组成,象征着全部的参赛国家。当铜花瓣升起并聚拢成一个巨大的主火炬塔时,即象征着奥运精神在此刻团结了全世界。

托马斯·赫斯维克,奥运火炬筒设计原理图 ©Heatherwick Studio


托马斯·赫斯维克,奥运火炬筒,2012年

从业25年来,设计界的多面手托马斯·赫斯维克从未停止过创新。他总是能从生活中汲取灵感,将一切的平凡之物转化为无数令人啧啧称奇的“发明”。


托马斯·赫斯维克,上海复星艺术中心,2010年 ©Heatherwick Studio

无论是上海复星艺术中心那座“会跳舞的房子”,伦敦泰晤士河上的花园步道(Garden Bridge),还是采用旋转式开放结构的报刊亭(Paper House),托马斯始终坚持将建筑与特定的地理环境和人文特色相结合。

托马斯·赫斯维克,花园步道设计图,2013年 ©Heatherwick Studio

建筑就像是一块海绵,在历史的洪流中不断汲取着关于城市的记忆,定义人们的生存环境。正因如此,托马斯选择了通过建筑和设计转化生活中的基本概念,以艺术性的语言反映社会现状。这也正是建筑的普世价值所在,它承载着全人类的喜怒哀乐,不断为我们提供新的视角和交流方式。

托马斯·赫斯维克,Paper House(打开),2002年 ©Heatherwick Studio

托马斯·赫斯维克,Paper House(关闭),2002年 ©Heatherwick Studio

[编辑、文/蔡雨彤]


8条评论
ÉPHEMÈRE
ÉPHEMÈRE 2019-10-21 08:42:04 回复 0

烟鬼的一个mv里有这个建筑

-Christy
-Christy 2019-10-20 08:54:00 回复 0

感觉他的作品都很有互动性,把人考虑在了设计里

Zaya
Zaya 2019-10-19 15:05:39 回复 0

太普通了,我能改变全宇宙!

建筑学徒小笨
建筑学徒小笨 2019-10-18 10:51:53 回复 0

原来那个陀螺椅是他设计的

YSUARCH 2019-10-18 09:28:55 回复 0

从评论区大师的角度看,确实只能算普普通通呢

小凸
小凸 2019-10-18 08:48:13 回复 0

说普通的,你也不过很普通

琪浩......
琪浩...... 2019-10-16 20:20:08 回复 0

从建筑专业角度看,普普通通

裸奔的皮卡丘
裸奔的皮卡丘 2019-10-16 15:42:25 回复 0

好棒啊

时尚芭莎艺术 时尚芭莎艺术

作者:时尚芭莎艺术
原文链接

media@archcollege.com
建筑学院来稿须知 关闭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我们非常欢迎各类投稿。
几点简单的来稿须知,望您耐心读完。
来稿要求如下:

● 作品类稿件

1、高清项目实景照片/效果图/模型照片/手绘草图
2、高清技术图纸,如:分析图/主要平立剖/总平面/关键节点详图
(图片要求:无水印,格式为JPG,图片分辨率72,宽度大于1200像素)
3、详实的设计说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实准确的基本项目信息
5、如有项目视频,请提供高清项目视频
6、贵司的LOGO、官网相关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处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图清晰且无水印图片
2、内容有趣有料,文字流畅通顺。
3、作者姓名,若有公号请提供公号名称及LOGO
我们的编辑将在收到稿件后的3个工作日内审稿并与您取得联系,如果没有刊载也会在3个工作日内您答复。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问请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

建筑学院APP

为建筑师而打造的精品应用

点击下载
close
社交账号登录
close
close
close
欢迎加入【建筑学院】
快去完善你的个人信息吧!
完善资料
等下完善
close